北海

中国改革开放40年 城镇化:从速度向深度转变

2018年06月27日来源:经济日报其他资讯责任编辑:zengqianfei

在改革开放中,中国城市疾速开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城镇化开启以人为中心的新开展阶段。在中国城镇化的后半程,中国城市开展将向何处去,多位亲历改革开放40年的专家学者各持己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阅历了世界历史上范围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城市开展波涛壮阔,获得了举世注目的成就。城市开展带动了整个经济社会开展,城市建立成为现代化建立的重要引擎。

改革开放40周年

中国城市崛起的动力何在?城市病怎样管理?中国城市将来将向何处去?

6月2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与经济日报共同发布《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No.16》,多位曾亲历改革开放进程的专家在会上谈及对这些问题的考虑。

【改革推进城市崛起】

“改革开放40年有很多值得留念的东西,有很多值得关注和总结的东西,但我觉得最眩目的是中国的城市化。”国度开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开展中心主任徐林表示,我国的城市化率由改革开放初1978年的17.9%,提升到了去年年底的58.52%,城市人口超越8亿人。无论是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还是西部地域以至比拟偏僻的县城去看,中国城市和城镇的相貌都发作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全国政协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原院长王伟光剖析以为,首先,农业联产承包义务制等乡村改革完成了农业的开展和乡村的繁荣,从而释放出大量乡村剩余劳动力,经过自带干粮进城务工、户籍制度改革,使得剩余劳动力从事非农产业成为可能。

其次,在信息技术推进的全球化背景下,对外开放使得境外的企业、资金、技术、管理和人才大量流入境内成为可能。

再次,财税体制改革以及中央政府绩效考核制度树立,激起了中央政府开展经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大量内地乡村剩余劳动力与全球的消费材料更多地在沿海城市分离,消费向全球销售的具有本钱优势的产品和效劳。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加速推进,成就了中国城市崛起。

国务院开展研讨中心开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讨部部长侯永志以为,在不到40年的时间里,我国城市化率进步了41个百分点,相当于每年都超越1个百分点。不只速度快,而且有范围,每年都有1000多万人口进入城市。更重要的是,我们不只获得了这样的成就,还坚持了城市化进程的根本稳定。

“中国城镇化胜利和城市崛起意义非同寻常。”王伟光以为,中国城市崛起带动了中国胜利完成开展和转型,1978年之前,中国还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处在最低收入国度行列。2018年中国曾经成为制造大国,整体上正在迈向现代的制造大国和城市社会。中国城市崛起加快了人类开展的历史进程,占世界近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国迈入城市社会,深入改动了人类社会的构造形态,也显著提升了人类的开展程度和整体速度。

【城镇化“下半场”面临挑战】

“中国城市可持续繁荣面临挑战。在当前与将来,中国城市随同繁荣而来的是诸多风险和问题,城市在过快增长的同时招致城市化泡沫的状况放大,城市开展构造失衡加剧,城乡之间、城市之间、城市内局部化严重。”王伟光表示,这不只招致城市开展的不可持续,而且招致泡沫幻灭微风险变现,城市化和工业化初期所具有的关键优势在削弱,包括人口红利消逝、消费本钱上升、生态环境恶化、收入差距拉大等。

此外,随着中国城市的进一步开展,中国城市越来越面临兴旺国度城市和开展中国度城市的竞争性夹攻。

“在人类进入崭新的聪慧时期,科学技术、竞争规则、开展动力的变化会越来越快,中国城市随时面临竞争失败和淘汰出局的风险,中国城市需求培育强大的中心竞争力。”王伟光说。

在国务院参事、中国城市科学研讨会理事长仇保兴看来,我国的城镇化能够分红上半场和下半场。上半场是前40年,是物质文化的载体,是一个追求GDP的城镇化,下半场则转向以人为本的城镇化。上半场是“灰色”的城镇化,但下半场一定是“绿色”的城镇化。

仇保兴认为,我国目前正从速度城镇化向深度城镇化转变,这个过程中面临多种应战,包括城镇化速度将明显放缓,机动化将强化郊区化趋向,社会老龄化快速降临,住房需求持续减少,碳排放国际压力绝后加大,能源和水资源构造性短缺持续加剧,城市空气、水和土壤污染加剧,小城镇人居环境退化、人口流失,城市交通拥堵日趋严重,城镇特征和历史风貌丧失,保证性住房积存与住房投机过盛并存,城市防灾、减灾功用明显缺乏,等等。

有观念认为,由于过去几年中国农业劳动力转移的数量有所降落,中国开端呈现了“逆城镇化”现象,对此徐林剖析以为,会不会呈现“逆城镇化”现象,是由要素特别是劳动力资源配置是不是还追求更高的报酬和更高劳动消费率的部门决议的。依照人往高处走的规律,今后仍然还会呈现劳动力资源从农业向非农产业,从乡村地域向城市地域转移的趋向。

【城市将来向何处去】

仇保兴以为,城镇化进入后半场,需求稳妥停止乡村土地改革试点,要以“弹性城市”规划整合城市整体资源,进步城市防灾才能。同时,推行“城市交通需求侧管理”,促进绿色交通开展;革新保证房建立体制,降低房地产泡沫风险。此外,还要全面维护城镇历史街区,修复城市文脉;推行“美丽宜居乡村”建立,维护和修复乡村传统村落;强化城镇群协同开展管治,促进高密度城镇化地域可持续开展;对既有建筑停止“加固、节能、适老”改造,加快绿色建筑推行。他倡议,以特征生态小镇为抓手,分批停止人居环境提升改造;以管理“城市病”为打破口,全面推进聪慧城市建立。

“城市是问题的本源,也是处理问题的钥匙。‘深度城镇化’正是‘速度城镇化’的解药。”仇保兴说,城市是80%GDP、95%创新成果、85%税收和财富的汇集器,也是文化的容器,城市的财富躲藏在空间之中。城市需从建筑到根底设备停止硬件改造,再加上“软件”——聪慧城市建立,才干调治“城市病”。他以为,“深度城镇化”至少能产生30万亿元的有效投资需求。

中国人民大学首都开展研讨院执行院长叶裕民以为,改革开放40年是工业化前期和中前期,消费要素主要是土地物质资本、普通原资料和普通劳动力为主,但到了工业化中后期,劳动力发作了实质变化,由普通劳动力转化为有才能从事高效率产业、从事创新的人力资本。只要这种人力资本汇集,进而构成创新网络,先进制造和现代效劳才干开展起来,城市质量才会提升,城市竞争力才干得以强化。

叶裕民以为,工业化和城市化是完成现代化的两大主旋律,在工业化的中前期是工业化主导城市化,但到了工业化中后期,城市化成为主导。人力资本积聚到什么水平,工业化就能够开展到什么水平。城市化的高质量开展根本前提是人的高质量生活,人力资本的积聚是人类高质量生活的根本前提。

将来城镇化动力来自何处?“我觉得将来城市化要更好满足人民对美妙生活的需求,把更多的留意力放在曾经进城农民工的落户及他们的家眷、子女的市民化。一旦这个问题得到打破,中国的城市和乡村人口比例还会有比拟大的变化。”徐林说,让更多农民工和家人在城市聚会,构成对将来更稳定的预期,他们的子女能够承受更现代的教育,对中国的现代化十分有益处。

“以改革开放迎接中国城市更美妙的明天。”王伟光表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城市40年的胜利为将来可持续繁荣奠定了坚实的根底,也添加了经过开展城市带动乡村复兴,进而国度整表现代化,发明人民美妙生活,完成巨大民族复兴和中国梦的自信。

只要持续改革开放,中国城市才干化解过去积聚的问题;只要持续改革开放,中国城市才干应对全球竞争中呈现的问题;只要持续改革开放,中国城市才干披荆斩棘、疾速完成崛起;只要持续改革开放,中国城市才干打败困难险阻攫取最后成功;只要持续改革开放,才干完成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将改革开放停止到底,是对改革开放最好的留念。

  • 意向区域
  • 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