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

北京市区蓝领公寓市场大房源少

2018年04月21日来源:北京日报国内动态责任编辑:cuijuan

  凌晨4点,护工郭师傅轻手轻脚地锁上房门,生怕吵到邻居。这间好不容易租来的西城平房,面积还不到20平方米,却挤着6个人。

  不敢吱声,是因为这属于“群租”,因为安全隐患重重,早被明令禁止。记者连续多日调查发现,“群租”现象依然藏匿在不少居民区中,大批租户都是服务保障城市运行的蓝领。

嫌远 宁可“群租”不住宿舍

  郭师傅租住的平房,平均每人只占3平方米左右。算上房租、水电费,每人每月大概承担400元。这个房租对于月赚五六千元的护工来说,还算能承受得起。

  按本市规定,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

  群租现象难免对周边居民的生活有所影响,再加上像郭师傅这样的蓝领往往早出晚归,被邻居投诉也是常事。曾有一段时间,他因为“群租”“扰民”被投诉,不得不连续4次换房。

  其实,郭师傅所在的护工公司在大兴安排了职工宿舍。“我们这行就得住的挨着医院,要不突然有活儿都赶不过来,住太远实在不便。”郭师傅现在的“群租房”离他所工作的医院,骑车只需要十几分钟;而他的职工宿舍,上班得坐近两个小时的地铁。

  那些挂在租房中介门店里的房源,郭师傅也瞧不上,“价格忒贵,其实我们租房就是睡个觉,最需要的是一张床。”

  对相关企业而言,解决蓝领住宿问题也是一道难题。“职工宿舍安排在较远的地方,租金便宜,但上班不方便;安排在近的地方,不仅租金贵,而且也难找房源。”北京市惠佳丰劳务服务公司总裁张先生道出了艰难的找房过程:最早是在员工工作地点周边小区的地下室,租金便宜,但条件太差;之后搬上了楼,整租住宅,每个房间都放几张上下铺,租金涨了,也成了“群租”。


超40岁难租自如“蓝领公寓

  如果把郭师傅和张先生的需求汇总,不难发现他们的租房痛点恰是市场的一大空白——“蓝领公寓”。

  不久前,链家旗下自如推出第一栋企业服务式公寓——自如城市之光。这处公寓缘起于链家创始人、自如董事长左晖在微信朋友圈的一段话:“自如应该为这个城市最普通的劳动者,提供有尊严、可支付的居住产品。希望有合适物业的人和自如合作打造蓝领公寓,我们会把这事做好。”

  这处公寓位于丰台区万丰路526号。在多个地图软件上,这个地址还是如家连锁酒店。的确,这处公寓是由如家酒店改建而来。

  经过改造,该公寓有大约100多个房间,主要分成两种户型:一种是主要面向企业租赁的六人间,每间面积大约二十一二平方米,类似大学宿舍,床均为上下铺,配卫生间;另一种则隔成两间,每间面积大约七八平方米,共用一个卫生间。

  租金方面,七八平方米单间是2390元/间起,而六人间每个床铺的价格大约1500元左右。如果企业整套租赁六人间,每套价格在9000元左右。记者以六人间产品对比周边租赁市场发现,虽比群租房价要高,但也明显低于普通住宅整租或合租价格,适用于部分收入较高的蓝领一族。

  不过,这个打着“蓝领公寓”标签的租房产品,并非没有其他限制。服务管家介绍,该公寓虽然可以面向企业出租房源,但对租户的年龄有严格限制——不能超过40岁。

  • 意向区域
  • 价格